温网女运动员的内裤为什么必须是白色?

就在 7 月 9 日的女单决赛前,温布尔登的门口聚集了一群穿着白裙子和红内裤的抗议者,主要核心诉求是:

src=本来是温网引以为傲延续一百多年的文化,对女性运动员来说就像把尴尬绑在身上的枷锁。

我们看到很多年轻女孩在初潮的时候就停止户外运动,月经已经是种障碍,到了温网这个级别的比赛,就不要让白色内裤成为一种阻碍。

赛场外的抗议者最后补充 我们并非要彻底改变白色传统,只是想提醒他们考虑女性的实用功能。

被白色着装规范 忽视 的女性特殊性,从 粉色专属 到专门收割女性钱包的 粉红税 ,直到今天,颜色似乎关乎性别的定义、规范、禁忌,这引发了编辑部的脑洞和热烈讨论。

一谈到芭比就想到粉色,就想到女性化,就想到浪漫矫情、情感驱动。一个典型文化符号,是这位靠上哈佛才摘掉 无脑粉色甜心 标签的艾丽 · 伍兹。

在《网球时尚 : 超过 125 年的服装变化》这本书里作者 Valerie Warren 的解释道,运动员穿白色衣服是为了避免彩色衣服上出现汗斑。

在 19 世纪英国网球一度被认为是绅士、小姐们的 高雅 运动里,汗水,尤其是女人的汗水,是让人非常反感的东西。

Warren 指出必须穿白色打网球 的规定其实是专门针对女性选手的,因为很难想象看到一位女士出汗。

有束缚就有反抗。网球运动员格图德 · 莫兰在 1949 年的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上穿着蕾丝内衣登场在当时看来惊世骇俗;

法国网球运动员塔蒂亚娜 · 戈洛文在 2007 年的温网赛场上以一条红短裤成为当年的热门话题人物。

src=但白色仍然是女运动员们的困扰。比起拼球技,温网的传统似乎更希望看到即使挥拍几千次,也 不会有汗臭味 的小仙女。

即便进入 21 世纪,你还能听到日本学校规定女学生必须穿白色内衣,不能穿彩色和印花内衣的魔幻新闻。

据日本读卖新闻 2020 年的报道,福冈县律师会调查县内 69 所福冈市立的国中校规,发现超过 8 成的 57 所学校规定女学生 限穿白色内衣 。

一些学校为了贯彻执行规定,以抽查的方式检查女生内衣,其中有 10 几位受到侵犯的学生向福冈律师描述羞辱的经历:

直到今年 3 月份这些饱受诟病的学校着装规定才被废除,当时日本东京近 200 所公立学校取消了五项规则,包括对女学生头发颜色和内衣颜色的规定。

为什么是白色内衣?学校给出的理由是白色能让内衣不可见,由此推测可以让 胸部 不可见,顺理成章地完成了对未成年少女 性特征遐想 的欲盖弥彰。

不过到底哪种颜色的内衣能见度更低根本不重要,完成 白色——纯洁——女学生 的意淫就足够了。

当粉色被赋予特定含义、还被规定特定群体使用,反过来,对于男性来说色彩就成了划分界限、标榜气质的禁区。

遥想 18 世纪的欧洲贵族圈,粉色是男性专属。因为粉色是低色彩度的红,而红色意味着牺牲、勇气、危险与好战等意义,于是粉色也自带 男子气概 意味。

19 世纪中叶,男性转向穿暗色系服饰,女性多选择明亮柔和的颜色,粉色的含义产生微妙变化,成了娇嫩和甜美的代名词。

src=再往后粉色衍生出情色内涵,作为一种和女性化强绑定的颜色,风月场所用粉红色的霓虹灯招揽顾客,日本将风月电影称为粉红色电影。

二战期间,德国纳粹曾以粉红色三角形标志圈定囚犯里的男同性恋,粉色作为对立面被用于对男性气质的 嘲笑 。

src=当周杰伦还不是 哥 而是被称为应援色都要全粉的 小公主 ,当 B 站舞蹈区 7 个魁梧黝黑的猛男身穿粉色服装跳了一曲献给春天的打气舞,粉色之于男性的接受度逐渐提升。

猛男和粉色制造的反差感激发遭梗灵感,也可以说外表强悍、内心温柔让传统性别气质更加立体。

src=就像 17 岁的朱迪 · 福斯特谈到男女演员优秀特质时广为流传观点,女演员的癫狂能让观众疯狂,而男演员最可贵的特质是脆弱性。

同款剃须刀,男士版只要 14.99 美元,而女士版则要 18.49 美元

粉红税一般指购买相同产品或服务,女性版本比男性版本更贵的普遍现象,最能标定女性化特质的元素,是粉红色。

粉红被商家当作 诱捕器 ,把女性消费者的钱包单独拎出来作为重点被攻略的对象。除了涂成粉色相对技术含量没那么高的价格歧视,粉红税演化出各种形式。

比如主打女式汽车的品牌欧拉,号称为女性配备了所谓坐垫加热、自动停车、车内美颜自拍等 暖男功能 ,但不好意思,20 万(并不便宜)的低配版并没有,想要暖男得加钱。

src=虎嗅最近一篇文章对此进行点评:欧拉并未跳出对女性车主的偏见,反而不断强化社会对女撤出的误解, 喜欢粉色、不看配置只看颜值、不懂车 。而事实是多数女性购车将安全性能、油耗在前两位。

纽约市消费者事务部 2015 年关于成为女性消费者的成本的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,女性产品通常比男性产品更贵,而且没有合理的经济理由,本质上是营销的陷阱。

不过也有人认为,产品差异化可以解释男女版价格的不同,粉红色的踏板车就是比一般颜色成本高,因为粉色产量少。

粉色天然更贵,还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稀缺假象,越来越多女性消费者正在识破谎言并开始反击,毕竟谁赚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我们或许都曾有过疑惑,为什么卫生巾的广告里用的是蓝色液体,而不是红色的月经。

蓝色不是墨水是生理盐水哦,蓝色相对其它颜色,做测试更加明显,视觉感更舒适。生理盐水材质的密度更接近生理经血的密度,测试更加准确。蓝色对于中国人来讲,是一种纯净的颜色,寓意更好。

用蓝色掩盖经血,一方面是出于厌恶,另一方面是厌恶之后的不正视或者浪漫化,似乎传递一种信息:女生来月经没什么大不了。

月经用品诞生了差不多小 100 年,但到了 2014 年月经才以线 年,卫生巾品牌 HelloFlo 以 First Moon Party 为主题,讲述了一个小女孩以红色指甲油欺骗妈妈自己来了月经,妈妈则将错就错为女儿举办了一场盛大的 party 来纪念她的第一次。

虽然卫生巾上涂的是红色指甲油,但这是广告中第一次出现红色的卫生巾画面,意义重大。

2016 年,Libresse 薇尔在全球发起 #Blood Normal# 运动,打破了长久以来用蓝色液体代表月经的广告表现手法,首次以月经更为线 年另一家 Bodyform 不仅把红色液体倒在卫生巾上,广告里甚至出现了经期女孩洗澡时血迹从腿上滑落的画面。

2015 年韩剧《主君的太阳》里女主角通过一袭深 v 大红礼服和一口深红色嘴唇,完成怯懦到强势的瞬间切换。钮祜禄 · 甄嬛回宫的时候涂的也是相比杏花微雨更 血腥 的颜色。 姨妈色 被认为女性角色觉醒的必备利器,带着六亲不认、谁都不爱的复仇色彩。

src=无论是姨妈色还是月经红,都把千百年来充满禁忌和不洁的 月经 大大方方拿出来讲,甚至挂在嘴边,谈论月经的颜色没什么好羞耻。

src=剧中权贵的妻子,也是地位最高的女性,穿著孔雀青颜色的洋装与红色斗篷形成强烈对照,象征她们如圣母玛利亚般的纯洁,同时也把生育和性的特质彻底剥离。

我们用一个极简主义的调色板来传达痛苦,空虚的心理状态:红色,黑色和白色,以及深绿色,用醒目的互补色来强调那个世界的魔幻和冲击,颜色就是我们的生活。